• 0
马斯克成立直属诉讼部打击“特黑”:不求赢但绝不投降
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(2045字)

21小时前 马斯克成立直属诉讼部打击“特黑”:不求赢但绝不投降

来源:官网截图
您已侵害名誉权,请赔款500万。

【超电实验室(微信:SuperEV-Lab)北京】5月24日报道

既然解决不了扑面而来的律师函,那就把自己变成发律师函的人。

最近特斯拉CEO 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又放大招,他在推特发文称,特斯拉正在组建一个核心诉讼部门,以直接发起和执行诉讼,“该团队将直接向我本人汇报。”

马斯克的确需要一个专门处理诉讼的部门。除了面临车主和股东们的频频诉讼,目前马斯克还陷入了性骚扰丑闻。虽然虱多不痒,债多不愁,但这位掌管多家公司的大佬,不可能把精力都耗在打官司上。

于是马斯克快刀斩乱麻: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。

不过针对新成立的诉讼部门,马斯克表示将不会在案件中寻求胜利,但也绝对不会在不公正案件投降,“即使我们可能会输。”

早在去年,特斯拉就在中国成立了特斯拉法务部,并在多个平台设立“特斯拉法务部”帐号。彼时特斯拉就开启了怼车主怼媒体的反向维权操作。

如今特斯拉的诉讼技能迎来加强,还有车主敢去“拧大腿”吗?

“您已侵害名誉权,请赔款500万”

特斯拉与车主互撕大战,向来都是汽车圈的一大看点。对于特斯拉来说,你投诉可以,但我认为自己没错,并且要跟你刚到底。

“特斯拉法务部”微博账号虽然从没发布内容,但不耽误特斯拉发警告函。

前不久,闹的沸沸扬扬的温州车主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,最后以当事人向特斯拉发表道歉信,承认自己造谣刹车失灵的结局,暂时落下帷幕。

除此之外,车顶维权的张女士和特斯拉“退一赔三”案的车主韩潮都收到过特斯拉的反向维权律师函。而且两者被特斯拉扣下的“罪名”一样:均是侵害了特斯拉的名誉权。

特斯拉认为韩潮长期发表低级、贬损二原告(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)的相关言论 ,以此向其索赔505万元。张女士收到的诉前调解意见征询书,特斯拉方面同样是因为前者侵害其名誉权,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500万元。

前不久,汽车自媒体“蔡老板”表示,自己收到了特斯拉公司寄来的民事诉讼案件起诉书,以及法院已受理案件后向其送达的相关文书,特斯拉公司向其索赔500万元,并要求公开道歉,而且案由同样是名誉权纠纷。

人红是非多,特斯拉对于负面消息、车主维权以及媒介传播问题,都是以“硬刚”的姿态出现。甚至在对待自家前员工也毫不手软。

前不久,特斯拉起诉了一名叫做亚历山大·亚茨科夫(Alexander Yatskov)的前员工,称其盗取Dojo超级计算机技术,将机密信息非法转移到个人计算机,涉嫌传播商业核心机密。

更早之前,特斯拉起诉小鹏汽车员工离职前窃取自动驾驶源代码。

事实上,由于特斯拉自带流量,特斯拉面对负面舆论的强硬态度并非个例。车企和媒体之间的名誉权纠纷也有很多,而且车企要求的索赔金额都不是小数目。

2019年,自媒体“轼界”的所有人刘越发表《蔚来汽车正与多家律所洽谈破产清算》一文,这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,对蔚来也造成不小的负面舆论压力。随后,蔚来汽车对刘越提起了诉讼,要求公开道歉并索赔500万元。

此外,传统车企长城和比亚迪也均因为媒体侵害名誉权,对相关侵权人提起诉讼,并索赔百万的赔偿金。

企业每年都会花费巨额的投入打造品牌形象,然而一则负面舆论往往会让其建造的品牌遭遇不小的损失。

以2021年上海车展维权事件为例,在事故发生后,特斯拉股价一天的市值就抹去了241亿美元,相当于人民币逾1500亿元。有消息称,当时的事件对特斯拉造成的损失保守估计超过1.7亿元人民币,其中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.2亿元,商誉损失超过5000万元。

马斯克的奇妙脑回路

特斯拉面对负面舆论强硬的态度,其实也是马斯克性格的影射。

在马斯克身上有许多标签:有远见的天才、锱铢必较的首富、“疯言疯语”的网红...而且这位世界首富面对负面舆论时都是亲自出马,推特就是他的主阵地,一边一遍又一遍地炮轰、嘲讽媒体的报道,一边抽出空来解释网友们的评论。

马斯克曾说过,很多企业混淆了关键,他们花许多钱去做一些不会让产品变得更好的事情。每家公司都应该自问,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让产品或服务更好,如果没有,就应该喊停。

他透露,其他公司把钱花在广告和操纵公众舆论上,而特斯拉会更专注于产品。事实的确如此,特斯拉中国内部人士曾表示,特斯拉在公关部门没有任何预算。

一边是自家CEO作为顶级网红掌握着一呼百应的舆论权利,另一边则是产品公关没有任何预算。一旦产生诉讼问题,结果就是企业和当事人打得你来我往,侵权与否成为关键,产品则成为陪衬。

这也符合马斯克“第一性原理”的脑回路:某件事情只要在物理学上行的通,无论是之前有没有人做成过,那它就是行得通的。

此前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回应上海车展维权事件时,用了很多公关禁忌的话术,比如“近期的负面都是她贡献的”、“我觉得她也很专业,背后应该是有人。”本意是想减轻此次事件的负面影响,然而事实却遭遇了更大的指责。

陶琳虽然在回应方面不讨人心,但很大程度上是代表着马斯克的态度,毕竟马斯克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欧洲市场上,一贯强势和引领的风格来教育市场和消费者。

马斯克这一行事风格也惹来不少争议,比如在马斯克看来,企业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裁员来止损。2017年,硅谷媒体《水星报》曾报道称,特斯拉在短短一周内裁掉700人,涉及多个部门甚至包括主管。

一位曾经离职的员工表示,马斯克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人情味,很多人兢兢业业为马斯克工作,但他却毫不留情地“把我们像垃圾一样丢弃”,在这位员工看来,为马斯克工作的人就像一颗子弹——用完以后就会被丢掉。

尽管马斯克存在诸多争议,但一个事实是,特斯拉的销量并没有受到影响。

2021年,特斯拉交付达93.6万辆的交付成绩,逼近百万大关,2022年第一季度,特斯拉全球交付量超过31万辆,同比大增超过60%。按照这个趋势,年销百万已经板上钉钉。

这也从特斯拉一次次诉讼和曝光中得到一个道理:诉讼其实也可以是公关营销行为。

1、w88官网中文版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,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。
2、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、保留官方微信、作者和原文超链接。如转自w88官网中文版(微信号:ilieyun
)字样。
3、w88官网中文版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,仅供参考,w88官网中文版不对真实性背书。
4、联系猎云,请加微信号:jinjilei
相关阅读
推荐阅读
{{item.author_display_name}}
{{item.author_display_name}}
{{item.author_user_occu}}
{{item.author_user_sign}}
×